加入收藏 手机版

周嘉鹰——华尔街学霸 用实力和坚守成就最美门将

2019-12-27 中冰雪网

很多看冰球的人认识周嘉鹰,是从2018至2019赛季加拿大女子冰球联赛(CWHL)开始的。


很多不看冰球的人知道周嘉鹰,也许是从她的定妆照和某次比赛摘头盔的惊鸿一瞥开始的。


5d75a38de49a1.jpg


周嘉鹰像是一个矛盾体。她是学霸、基金分析师、守门员,却又耿直、调皮、话痨。每一个标签都是她,这种反差的矛盾并不让人觉得突兀,反而给人一种“原来你竟然是这样”的惊喜。


就像冰球守门员,于她来说这不是最初选择,但是也就这样分分合合,一路走到了现在。


做了守门员之后,觉得爸爸说的话是对的


2019至2020赛季,周嘉鹰所在的深圳昆仑鸿星万科阳光队加入了俄罗斯女子冰球联赛(WHL),首发的12场比赛,周嘉鹰的场均扑救率达到94.08%且实现了2场零封,以可靠性系数1.75排在了联盟守门员榜的第三位。


微信图片_20191227111349.jpg


在11月28日深圳主场对阵龙卷风队的比赛中,周嘉鹰直接冲到守区的半场给队友送上一记助攻,获得了自己在WHL的第一分,还被媒体调侃为“女冰诺伊尔”。


这个调侃放在周嘉鹰身上,也不算夸张。


和联盟里其他守门员相比,周嘉鹰似乎有一颗进攻球员的心,她防守的“球门区”半径的另一端总是格外靠近蓝线,有时候看起来不像守门员,更像是一个隐藏在守门员护具下的后卫或者是前锋。


这样反差,许是和周嘉鹰小时候学习冰球的经历有关。


周嘉鹰5岁开始上冰,因为打冰球的女生少,最早的时候她跟男孩们一起训练。而因为是女孩子,周嘉鹰一度在赛场上被队友们冷落,男生们总是不愿意传球给她。而教练也总是想找各种各样的借口,不让她打比赛。


要强的周嘉鹰为了能上场、为了能接触到球,选择成为一名守门员。


“小时候,男孩们觉得我是女孩子,都不喜欢给我传球,我很不高兴。但是当了守门员就不同了,在冰球场上,对手一定会射门。当了守门员,就一定有机会接触球。”


但是,这个选择最初却遭到了爸爸的反对。当小周嘉鹰告诉他“我想当守门员”时,心疼女儿的爸爸却说“不行”。


微信图片_20191227111341.jpg


周嘉鹰的爸爸也曾是冰球门将,他非常能理解守门员在场上的巨大的精神压力。和其他球员不一样,球员们能够时不时轮换上场,如果表现不好教练就不让她/他上场,而守门员不同,一场比赛不出意外的话,守门员会一直在场上,除了要专注比赛之外,还要面对来自各方的压力。


成为了守门员之后,周嘉鹰觉得爸爸说的话是对的。


赛场上守门员需要反应很快,手眼协调,而且要具备“阅读”比赛的能力,比如对方冲向己方的守区,守门员要能够判断下一秒球会到哪能有预判。尤其是高水平的冰球比赛中,大家都知道如何去打比赛,最困难的不是体能的较量,是心态和脑力的对抗。


虽然很紧张,但是周嘉鹰也有自己的看法。“上场打比赛的时候,其实你不要感觉很紧张。如果感觉紧张了,是因为你没准备好。你只需要冷静,脑子清楚,专注于对方的打门就好。”


华尔街工作比上大学轻松


读书成绩优秀,进入一所好大学,拥有一份光鲜亮丽的工作,这是许多家长眼中“别人家孩子”的范本。


微信图片_20191227111352.jpg


毫无疑问,周嘉鹰确实拿到了“别人家孩子”的剧本。


在加拿大长大的周嘉鹰,却是在中国式教育下成长起来的。她的妈妈身上还保留着中国传统家长的特质:对孩子严格、有着很高期待、又有些“贪心”。


对大部分打冰球的小孩来说,未来或读书或打球,总是要偏重于一项上。而妈妈却要周嘉鹰读书和打球不仅要兼顾还兼好,该上补习班就去上补习班,该全力以赴训练就别找偷懒的理由。如果她的表现不尽人意,妈妈就会很生气,“你该找个地方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


这样的要求也许有点疯狂,但是如今用功利的视角回看这段时光会发现,妈妈已经非常有远见地帮她安排好了未来。


2012年,周嘉鹰通过中学提前修完学分,跳级进入了普林斯顿大学学习经济和金融,同时加入了学校的女子冰球队征战NCAA。


同样是需要兼顾学业和冰球,普林斯顿的校园生活对周嘉鹰来说并不友好。


大学不仅课业繁重,而且每天有冰球训练,周末还有两场比赛。要是遇到去客场打比赛,还要花很长的一段时间在大巴车上。


这样的节奏下,周嘉鹰通常要等晚上吃完饭、结束了一天的奔波之后,才能开始写作业。在她记忆里,“我们总是有很多的作业,很累,真的!每天都是上课训练比赛,感觉没有休息日。”


但是付出总是有回报的。


大学期间周嘉鹰连续四年入选藤校冰球联盟(ECAC)全明星阵容名单,甚至还入选了索契冬奥会加拿大冰球国家集训队。毕业之后,她在华尔街找到了一份合适自己的工作,成为一名基金分析师。


在她眼里,华尔街的工作比普林斯顿时期更轻松,虽然也有不一样的困难,她很幸运自己可以有一份喜欢的工作。


在华尔街的工作期间,她还找到了一家功夫学校,学起了咏春。


“当然,不是因为我之前特别爱咏春。”周嘉鹰解释自己学咏春的初衷,“纽约是个特别有活力的城市,但有的时候可能感觉不太安全。所以我觉得,女生应该能够保护自己。”


回到中国打冰球,这是我应该的


在周嘉鹰眼里,生活有自己的道。


就像当她选择工作告别冰球之后,也不会想到兜兜转转了两年之后,自己会再次穿上护具站在冰球赛场上。


微信图片_20191227111357.jpg


当周嘉鹰接到了来自深圳昆仑鸿星俱乐部教练的邀请电话时非常惊讶,她没有想到中国会有职业冰球俱乐部和专业的冰球团队。


于是,在华尔街工作了两年之后,周嘉鹰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未来。“我跟妈妈说了这件事情,她告诉我,你跟中国的联系很重要。”


对她来说,这时候选择继续打冰球,也许不再仅仅是出于对冰球的热爱,最更重要的是她觉得这是自己跟中国的“缘”。


其实早在大学的时候,周嘉鹰就特意选修了中文。“不是我妈妈给我的要求!”她强调,“是我自己想跟外公和阿姨能够更好沟通,可以让我跟他们更好地交流,拉近我们的关系。”


现在她有了一个机会,能够回到妈妈的故乡,更好地去了解中国的风土人情,和中国的球员们一起打球,这是她应该做的,也是她想要的做的。


周嘉鹰最终还是选择了冰球,她来到了中国,加入了深圳昆仑鸿星万科阳光俱乐部,和包括诺拉·莱缇在内的名将一起训练。逐渐地,她从最开始的候补席二门将,到隔三差五的首发,再到今年挑起了大梁,一举杀入联盟守门员榜前三。


与此同时,周嘉鹰也越来越像个“中国闺女”,不训练的时候和队友学学中文,一起出去玩或者看看电影,甚至还找了个老师学起了毛笔字。最近,她还看起了家长里短的电视剧。


龙凤呈祥的意思是,女冰发展能和男冰一样好


新赛季,周嘉鹰原本想为自己重新设计一个头盔,她选了龙和凤的图案。


当工作人员告诉她龙凤呈祥在中国传统文化也寓意着结婚,她红着脸跟工作人员解释,她认为龙代表男冰凤代表女冰,希望未来女冰能和男冰发展得一样好,并驾齐驱。


微信图片_20191227111404.jpg


众所周知,所有体育项目,女子项目无论是关注度商业性都远不如男子,冰球亦然。虽然女子冰球也有联赛,但和男子职业冰球动辄上百万的年薪相比,无薪资、甚至要球员半工半赛、用爱发热的女子冰球,简直不能算是一个真正职业。


2019年4月份CWHL宣布停摆,让本就艰难的女子职业冰球的境遇更是雪上加霜。因为女冰职业联赛本就稀少,尤其是备战冬奥的时候,她们需要更多以赛代练的机会。即使能够有机会上冰训练,但对这些顶级球员来说,距能够打冬奥会的状态还是远远不够的。


当昆仑鸿星的球员们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吃惊有之,迷惘亦有之。不过,和CWHL其他俱乐部的球员相比,她们还是幸运的,这种不知前路的混乱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因为昆仑鸿星很快就找到了新的联赛,这让队里的姑娘们可以继续在一起打球,仍然可以朝着她们的冬奥目标去努力。


“冬奥会的时候,我们会准备好的。”周嘉鹰说。


(文:方宇 图:万阳)


推荐阅读更多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免责条款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