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手机版

北京青少年冰球俱乐部联赛 场内裁判员见“新人”

2019-12-09 北京冰球运动协会

在北京,随着打冰球孩子数量的不断增加,对赛事中场内裁判员的数量和执裁水平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协会每年组织裁判员培训,培养对热爱冰球的场内裁判员。经过了严格的培训和考核,这个赛季,我们终于在北京市青少年冰球俱乐部联赛的赛场上看到了这批努力成为“场内新人”的小哥哥小姐姐们。


微信图片_20191209094300.jpg


柏岳:球员/教练/裁判任意切 我是冰球场上的三栖小姐姐


柏岳是北京世纪星滑冰俱乐部的一名教练员。她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可以说都是与冰球相伴相生的。从8岁开始一直到18岁上大学,她做了10年球员。在大学期间,她就开始兼职教练工作。大学毕业后的2015年,柏岳到了北京,开始了她在北京的冰球教练生涯。虽然本职工作是教练,但柏岳一直也对裁判工作十分感兴趣:“我在大学期间就参加过很多次国家或者省市组织的裁判员相关的培训和测试,后来在北京参加过很多次北京冰球协会组织的裁判员培训学习班”。在“输入”裁判知识的同时,柏岳还时常担任俱乐部间“约赛”(类似于“约饭”的概念)的裁判员,“输出”自己所学的知识,不断在实战中锻炼自己。


功夫不负有心人,随着执裁经验的积累,柏岳的水平也在不断提高。从接触场内裁判,到执裁俱乐部间的“约赛”,到现在也有三年多了。本赛季,她几乎每周都被安排执裁北京市青少年冰球俱乐部联赛。能够长时间而规律地执裁北京市最大规模的联赛,对于柏岳来说,还是第一次。


经过球员-教练员-裁判员三重身份的体验,柏岳也对冰球悟出了更深的意境:“在做了裁判员之后,我对很多规则更了解了。做裁判员和运动员时对球的观点很不一样,同时要注意的问题也更多。要在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上,维护场内秩序,让比赛顺利进行。每一次的判罚,鸣笛,给出的每一个手势都要能对得起裁判员的职责和自己的内心,要对自己场上的每一个行为负责,觉得责任更重,也对场内一些突发情况或者比如说误判,漏判表示理解。”


微信图片_20191209094303.jpg


康岱辰:我通过做场内裁判 延长自己的冰球生命


康岱辰是北京市新英才学校的一名高三学生,从五岁开始打冰球的他,到今年已经打了十三年球了。在北京,由于学业压力,往往年龄越大,打球的孩子越少,剩下这些为数不多的坚持者就越难组队打球。最近几年,康岱辰也遇到了这个难题。跟随北京市青少年队训练,是他让自己与冰球保持联系的宝贵纽带。不过,康岱辰仍有危机感:以后年龄超出青少年队的范围了怎么办?于是他想到了做场内裁判,这样既能不丢掉多年所学的滑冰技能,又让自己继续保持和冰球的联系,还能用实际行动为培养自己多年的北京冰球做点贡献。


从球员到裁判,冰场上角色的转换,其实是两种思维体系上的转换。在正式成为场内裁判员之前,康岱辰参加了北冰协举办的裁判员培训,系统地学习规则和场内裁判员的工作要点,并学会如何以一名裁判的视角,公平公正地去看待比赛。在通过场内裁判员各方面技能的考核后,他终于身穿黑白相间的裁判服,以另一种身份重返赛场。在亲身体验过裁判员执裁的工作后,康岱辰坦言做裁判的确十分辛苦:“之前认为裁判员不会很累,体力消耗不会很大。但现在发现场内裁判员不仅体力消耗大,还要一直保持注意力集中,也是十分辛苦的”。


微信图片_20191209094651.jpg


何星纬:与冰球裁判相伴的大学生活 今后也想这样继续下去


何星纬是首钢技师学院冰雪运动专业的一名学生。周一至周五,他在学校学习各类与冰球相关的课程,冰球基础课、陆地冰球课、健身课都是他主要的学习内容。平时的闲暇时间,他还参加了学校的冰球队。到了赛季期间的周末,六、日两天他都会积极报名参加场内裁判员工作。上学是冰球,周末和放松的内容还是冰球,何星纬却一点也没有觉得厌烦:“决定学习冰雪专业,是因为从小喜欢冰雪运动。现在参加场内裁判工作,也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在做场内裁判前,我还滑了6年轮滑,当时也没找老师专业学,纯粹是自己喜欢。”


微信图片_20191209094608.jpg


都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热爱冰球的何星纬除了参加学校开设的场内裁判员知识培训和滑行课程,平时还会自己钻研学习冰球规则。所以早在正式上冰执裁之前,何星纬就做好了裁判知识和技能方面的准备。这个赛季,是何星纬第一次真正上场执裁,他提前做下的准备让他很快就融入了实战环境。经验丰富的前辈们都纷纷称赞他“领悟很快”。对于未来,何星纬表示:“想入冰球这一行,当上冰球教练,代领属于自己的队伍去参加比赛。还要为联赛吹比赛,抓住契机,服务好联赛,打好基础,为2022年冬奥会奉献青春!”


推荐阅读更多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免责条款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