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手机版

【老总话冰雪】世纪星范军剖析人才培养缺口和痛点

2019-10-30 中冰雪网

中国的第一个花滑俱乐部,北京世纪星滑冰俱乐部创建于1999年6月,是我国第一家滑冰俱乐部。北京世纪星滑冰俱乐部受北京市体育局委托,组建北京男女花样滑冰队、男女冰壶队、女子冰球队、男女短道速滑队、男女速度滑冰队、男女单板和双板U型场地滑雪队、男女大跳台滑雪队等多支冰雪专业队伍,在冰雪人才培训方面有丰富经验。


微信图片_20191024081148.jpg

    

世纪星董事长范军表示,我们希望在2022年之前,输送更多的北京市级选手参加奥运会,为北京添彩,为祖国争光。


最大的问题是把整个初级教练的体系培养起来


“谈到冰雪人才培养的到缺口和痛点,我更认为是挑战和机遇并存。我们大家一直在讲冰雪门槛很高,喜欢这个项目、这个项目又非常贵、好的教练更贵。专业教练培养需要时间,现在距离冬奥会还有两年多,真的来不及了。这个时候,我们一定要站在‘普及更多人参与’的高度,把蛋糕做大,才有可能把冰雪市场维持下来,有一段延展期。如果一味要求‘抓精’,可能未来前景会悲观。”范军说。


在初级教练培养部分,解决入门和普及的问题;在专业教练员和资深教练员之间做拔高和提升工作,明确分工。


微信图片_20191024081130.jpg

安香怡


新的培训运动员的模式和机制


“花样滑冰培训项目,我们从市场开始培养,通过众多参与爱好者打下市场之后,在里边发掘、提拔有天分的孩子,这条路已经打通。安香怡已经连续获得两届以上的全国冠军,她在世界上的同龄人之间也是比较优秀的,她是中国成人组的冠军,中国最高水平。”范军说。


在北京,有一名冉冉升起的短道新星——王晔,就是从世纪星走出来的。她是轮滑转到短道速滑,从冰雪体制外的市场发展起来的,多次获得全国比赛冠军。


“这些孩子未来可能代表了新的培训运动员的模式和机制”范军说。


微信图片_20191024081135.jpg

王晔

冰雪进校园是一大痛点    


冰雪进校园,其实打通起来是非常难的。因为在很多商业冰场,尤其在南方,一线城市进行拓展、培训,以及其他普及的方式,大家都很容易接受,但全国是三四线城市就变得异常艰难。


范军说:“在冰雪进校园的问题上,我们更想知道如何让更多的孩子们喜欢,让更多的人选择冰雪项目。如果是一个冰场,怎么样能让它形成一个闭环,从获客、体验,到把我们的课程学一年、五年,让孩子受益。在进校园方面,我们还是有一些不够接地气,希望能够享受到2000所冰雪特色学校的政策红利。”


冰场和学校乃至冰雪特色学校要实现有效对接,毕竟上冰上雪一定是平台先落地,不光是在宣讲和体验的层面。“怎么样能够打通进校园的渠道,是我们从业者自己的作业、功夫。”范军说。


很多人都在问,在疑惑,冬奥之后,是不是冰雪热度就没了?热就变冷了?


“冰,我们做了二十年,知道这个行业的难度和这个行业的魅力,所以现在不论是业界的老人和新加入行业的新机构,我们都要做推广、普及的工作,做深耕的工作,这对于我们的意义是最重要的。如果不做这个工作,光去抢眼前最好的部分,实际上那个资源很小。不够吃,大家也吃不饱,我们希望大家都能够一起来做更多的推广和沉淀的工作。”范军说。


(文:张明飞  图:范军提供)

推荐阅读更多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免责条款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