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手机版

北京冬奥组委文化活动部林存真回顾吉祥物征集过程

2019-09-19 中冰雪网

北京2022年冬奥会吉祥物于9月17日正式发布,发布前夕北京冬奥组委组织采访了北京冬奥组委文化活动部高级专家林存真。


600.jpg


关于吉祥物的征集


林存真说,我们一共征集到了5816件作品,然后这个作品的投稿范围是很大的,其实让我挺吃惊的,因为当时我们收稿的时候,不断地有国内的,北京的,其他国内省市的过来交稿,同时我们还有不断的从国外邮寄的稿件递过来。然后我们会发现说又从哪过来,这还从非洲递过来的,很远的地方都有投稿,当时我都觉得我们吉祥物的征集宣传力度真大,像冰岛什么的,你觉得好像很小的地区国家,非洲,平常感觉好像都还有点稍微通讯不是那么发达的地方,他都递过来稿件了,我当时就觉得这事让我挺吃惊的一个事情,就是全球那么多的地方都来关注冬奥会吉祥物这件事儿,对这个事印象很深的一点。


之后就进入评审,我们是1月7号8号两天的评审,在打开所有的稿件、看稿件的时候,我觉得也有一个特别大的特点,就是投稿的稿件很多都有非常创新创意的想法,这个是挺让我吃惊的。我们面对可能是更年轻的一拨人了,而且这些人90后他们有非常活跃的思维,然后他们的设计灵感的来源也是方方面面的,有的时候你会觉得这也太出奇了,特别好玩,然后可能画面会有点没有那么专业,但实际上它显出来的创意的方向和创新的点还是挺独特的,有很多这样的作品。


而且我们还有非常多来自中小学生的作品。然后我就发现中小学生现在的思维也还是很活跃的,而且他们的这个审美宽度也很大。不像以前好像大家都画一类画,我发现交过来的中小学生的作品,有绘画的,有用多种材料的,还有用刻绘纸刻绘的等等,特别丰富的样貌,我觉得这也是挺有意思的一点。


吉祥物的修改


因为我现在的身份由原来做会徽的时候在中央美院,现在在组委会做整个形象景观的控制和管理的工作,那我可能要更多去思考,在专业的水准的把握和吉祥物对冬奥对奥林匹克文化,对国家形象的表现这一块。设计团队可能是尽力要做一个最优秀最好的作品。但是我转到在冬奥组委工作了以后,我可能是要考虑要更加全面一些。而且我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为领导决策做一个非常有依据的专业支持,无论是审美还是设计表现,还是今后的特许产品的应用开发、宣传、网络上的应用等等,所以考虑的要多得多得多,比以前作为设计师来讲。


可能每一个团队做的只是一个和两个吉祥物设计,那对于我来讲,我可能就要做很多个,因为我对于每一个都要非常认真的去思考,有什么优点,有什么缺点,然后要怎么调整,能够把特色就这个方案的特色发挥的更好。我还要去考虑,我要在呈报给领导这几个方案当中,他们的风格的差异度是什么?我不能递给领导的是一个风格,我们在符合奥运文化,中国新时代的形象,还有吉祥物的应用等等各个方面的情况下,它可以有几个方向的尝试。可以有卡通的形象,有三维的形象,是不是篇拟人化一些,会不会有机器人的感觉,会不会有未来感等等,我们会把整个的几个的风格做一个差异化的处理。这些风格的差异化的处理,就要针对每一个方案都要仔细的去思考它的设计,甚至说我在给他们提一些设计需求,设计修改要求的时候,我都要自己先做一下。在他们的方案上,我自己要画一画行不行?可行的话我再把这方案修改方案提给他,由他们再来做修改。其实是做了好几套方案。


最终这两个吉祥物他们事先是没有看到彼此的设计的,这还是其实我们原来没想到的一个困难。原来想的就是一对吉祥物都是来自一个设计团队的。但是在整个的过程当中,我们会发现每一个团队在做设计的时候,它都会可能在一个设计上花的力量比较多,在另外一个上可能弱一些,或者是他对一个特别有感觉,对另一个就不大有感觉。


反正这种情况在每个团队里都会出现。所以我们当时就在想,是不是有可能,最开始其实没有要把团队自身的吉祥物拆开重组的这种想法,后来在交过来的稿子显现出这样的状态以后,我们就说是不是可以这样来操作,也是征得了领导的同意,然后我们来重组吉祥物。


在重组的时候确实有一个问题,团队创作的这一个,和另一个团队创作的那一个,是不是能够配成一对,这个确实有一个很大的困难。配成一对的工作,可能就是在我们这边的团队里做的工作,他们彼此都不知道跟他配对的那一个会是什么样子,但是他们会接到我们的一些设计修改的要求,会告诉要高一点,或者要矮一点,要胖一点,或者抬手的高度抬到多高合适等等,这些都是因为你配对的吉祥物要求它不要太高了,然后要求脑袋可能要稍微大一点,身子小一点等等,就把两个配对的互相的关系做好。


其实我在跟他们做互相的沟通的时候,我也特别警惕,我说千万别说漏了,跟他说这个的时候别把那个给带出来,所以你还有保密的要求。这是蛮艰难。 


吉祥物的保密工作


因为我们最开始有一个想法,其实做熊猫的设计很早几十年以来,一直不断的有人在尝试做熊猫的各种设计,品牌的、商标的、产品的、玩具的、服装的等等,因为大家太喜欢动物了,全球的设计师都在做。


我们在看这个的时候,就会发现一个问题,大家把很多审美性的东西,或者把它卡通画或者拟人化,但是真正的、真实的熊猫,它的最本源的特点是什么?其实我们没有特别仔细看过。对设计来讲,就不是很确切的设计,研究性不太够了,我们要把这个熊猫哪一个特点放在我们的冬奥会吉祥物上,这是一个最开始我们遇到好大的一个问题。


然后我就决定,是不是能够去做一个研究性的一个步骤,我们就真正去研究一下熊猫它到底特点在哪?它到底哪个特点可以拿到我们这里来用。


当时还请了光学捕捉的专业的老师,我们想在熊猫的身上做光学捕捉点,来研究它动作的特点。要跟光学捕捉的团队沟通,但是我们又不能说,因为他们知道我在冬奥组委工作,我一说要去研究熊猫,大家一下就会联想到你是在做什么。所以当时就好头疼,怎么形容,又让她要准备好合适的设备。因为他不知道要捕捉什么。你是要捕捉马吗?这种大型的还是捕捉狗什么的,他们要带的东西不一样,它能不能绑在身上,这个点怎么处理等等。然后我就跟他说,我说形态,他说你要你要不方便说,你就告诉我一个形态。然后我就跟他描述了一下,我说就是一个毛有点长的,树懒型的小猪。会把他一些特征给他,他是胖胖的,然后形态可能跟小猪的尺寸差不太多,有毛耳朵毛身体等等这样的一个关系,它会做这,把这一些典型的特点告诉他以后,他就会去准备那些光学捕捉点到底怎么贴,捕捉点到底有多大等等的,就会去准备这些设备。


两个吉祥物的融合


还是说回到那两个在一起的时候,因为各个团队都是各自做各自的,但是要把两个吉祥物放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从组委会的角度就要考虑这两个吉祥物在一起是什么状态,他们都分别承担什么样的任务,然后表达什么样的声音,提倡什么样的理念等等。就不能说我这两个吉祥物都说一句话,他们得有不同的角色,他们有不同的任务。所以这两个最后配对的时候,我们在指导他们修改的时候是有偏向的。比如像冰墩墩的冬奥会吉祥物,它更多偏向的是科技感,偏向的是未来,偏向的是运动这方面,所以它承担的是我们科技梦想的角色。另外一个雪容融它是一个红灯笼,然后它是一个特别独特的吉祥物,因为在我们的奥运历史上没有一个吉祥物是自身发光的,大多数吉祥物都是动物,还有小精灵等等。但是这个灯笼它是从心里面往外发光的。这也是我们在做设计的时候特别特别提示让他们修改的一点,就是一定要让它心里亮起来。原来的吉祥物的头上的雪的面积会比较大一点,残奥会吉祥物是放在头顶的雪上面的。后来我们把它修改在身上,是有一个发光的一个光晕,然后残奥会吉祥物是放在光晕上面的。当时的想法就是灯笼本身就是发光发热,用自己照亮别人的。其实这也特别符合残奥会的理念。


残奥会的理念,它实际上就是点亮心中的梦想,然后用残奥会残疾人运动员去激励世界。我觉得不是说我们看残疾人运动会,我们看运动员,你看他们身体残疾,他们多不容易,你看他们多辛苦,我觉得其实我在做残奥会标志和这回做残奥会吉祥物的时候,我自己很切身的感受,就其实冬残奥会最大的力量是让我们正常人受到残疾人力量的感召,来更加的努力,来让我们自己更加的去拥有我们自己的梦想,我觉得这是我自己特别大的一个转变,所以这个点亮是特别强调这个理念的,就是由一个残疾人运动会的吉祥物来代表着点亮所有人心中的梦想,来代表着由这样一个温暖和光明的一个吉祥物来激励全世界。所以吉祥物所承担的是一个文化的使命。所以说一个是科技梦想,一个是文化的情怀。灯笼又是我们有2000年历史的中国文化符号。在世界各地的大街上,只要看到这门口挂了红灯笼,大家都毫无疑问知道这是属于中国的地方,或者这是一个华人的家,或者它是有中国属性的中餐厅等等。所以它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世界上共知的一个中国文化符号。


所以残疾人运动会的吉祥物它带有非常多来表达理念的、表达文化的甚至说表达中国传统,和我们温暖包容的、融合的这种大国形象的。所以这两个吉祥物合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在不同分担的不同的任务的时候,它合在一起就形成了我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整个奥林匹克精神的一个整体。它是体育和文化的结合,它是未来和传统的,然后它是运动的,它是温暖的,它是激励人的一个整体。所以这两个在不同团队设计的时候,在我们组委会的策划当中,是被形成了这样的一个整体表达。


(文:李文 图:冬奥组委提供)

推荐阅读更多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免责条款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