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张为——舞蹈演员到冰壶名宿 冰壶20年不解之缘

来源:中冰雪网

“逐梦前行 矢志不渝”中国冰壶发展纪实讲座与8月31日在石景山市民冰雪体育中心冰壶馆开讲,中国冰壶明宿张为讲述了他与冰壶的20年不解之缘,并向现场观众分享许多珍贵影像资料背后的故事。


微信图片_20190907093652.jpg

张为(左)


从舞蹈演员到冰壶教练 机缘巧合 


“我最早不是从事体育的,而是一名专业舞蹈演员,在哈尔滨歌剧院工作了5年。一次意外,我受了伤,就转到体校教花滑运动员舞蹈动作,从此与冰雪结了缘。申雪/赵宏博、庞清/佟健等花滑名将都是我在体校时候的学生。1989年,他们到专业队之后,我转到了哈尔滨体校训练科继续做舞蹈教练。”张为刚落座就介绍了他如何从舞蹈转向冰雪。


1995年,加拿大、日本和黑龙江省进行冰雪运动交流。借着这次交流,冰壶项目被传入黑龙江,并且在黑龙江开办了冰壶教练员和裁判员培训班。哈尔滨体育局要派人去了解、学习冰壶是什么项目?于是张为被派去参加培训班,机缘巧合之下与冰壶相识并走过20年。


“参加培训班之后,我对冰壶项目感觉很自信,因为我是舞蹈出身,而冰壶的滑行动作又非常舒展,需要一定柔韧性。培训开始,我很快掌握滑行动作,当时日本教练看到我的动作录像回放,很惊讶,以至于后来都是我做滑行示范。因为这个培训班,我喜欢上了冰壶。”张为侃侃而谈刚开始接触冰壶的情景。


这个培训学习班一直开到1998年,持续了4年。


第一次参加国际冰壶比赛 成绩不俗


1999年,日本邀请我们去参加冰壶比赛,当时在国内没有冰壶运动员,只有培训班的学院,于是张为他们就去到日本。


“那是咱们中国第一次派队伍参加国际冰壶比赛,总共参加了两站,获得最好的成绩是一次第四名。取得这样的成绩我们很惊讶,也很激动,因为我们就在出国前一个星期做了系统练习。回国之后,我们领导对这次成绩很重视,说咱们可以搞这个项目。”张为说。


微信图片_20190907093658.jpg

张为讲述冰壶故事


当时冰壶在国内几乎为“零”,没有项目、器材都是加拿大增送的,更别说冰壶运动员了。张为比赛回国之后,就在哈尔滨建立了队伍,这些队员其中包括王冰玉、周妍、刘瑞等我们耳熟能详的冰壶名将。“当时一共招了70多人,经过选拔留下20个,就这样,中国第一支冰壶队诞生了。”


冰壶队成立之后,黑龙江体育局向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提出申请。2003年,冰壶项目成为全运动项目,北京、长春、吉林陆续开始开展冰壶运动。


开始训练到选拔成为专业队 条件艰苦


在冰壶项目从无到有的过程中,第一批冰壶运动员经历了难以想象的艰难。张为说:“我们当时没有训练场地,都是在冰球场训练,自己划几个圈;脚踏板自己粘上去,训练结束后再扣下来。”


大家都知道,冰壶运动对冰面的要求很高,难以想象在布满沟壑的地方怎么训练。赶上冰球训练完,即便浇完冰,到处都是沟沟壑壑,冰壶来回飘动;赶上短道训练完,大本营的位置就是弯道的位置,冰壶没法滑;赶上花滑训练完,冰面上都是坑,冰壶一路蹦蹦跳跳就来了。“根本不知道冰壶推出去之后,路线是怎么样的,哪有坑往哪走。”


“我们是刚刚成立的项目,没有全国比赛,不被重视,能给一个训练场地就不错了。晚上过了12点,我们就开始训练,结束了天也亮了。什么条件都没有,没有吃住,运动员都是自己从家过来,有骑自行车的,有跑着的。4、5点下冰之后,回家休息一会我还得去单位上班,长此以往,真的想过就这么算了。是这些运动员把我感染了,他们是真喜欢冰壶,我看得到他们的渴望,让我很感动,所以我坚持了下来。”张为说。


微信图片_20190907093720.jpg

张为指导冰壶学员动作


有一次出国比赛,下大雪,外教和当地人都劝阻张为不要去了“比赛结束就到晚上10点左右了,这么大的雪,怎么回来?”。比赛结束,一推开门,雪都淹没膝盖了。“我和运动员们一路下车、推车、上车,下车、推车、上车......到驻地已经后半夜了,虽然我们非常疲惫,但是我们很开心。”回忆起当时的时光,张为倍感珍惜。


2009年女子冰壶获得世锦赛冠军 是应该的


“王冰玉的队伍能获得世锦赛冠军,不是意外不是偶然,那是我们应该得的。”


从2004年成立国家冰壶队开始,这支5男5女的队伍就开始去加拿大训练,一天最少5个小时上冰,周五、周六、周日必须出去比赛。在这样的训练之下,男、女队的进步非常快,2008年世锦赛男子获得第四、女子获得亚军;2009年,女子直接夺得冰壶世锦赛冠军。


“随着2008年世锦赛结束之后,整个世界非常重视中国冰壶队,甚至加拿大的有些场地限制中国队训练,并且不允许加拿大5级以上的教练员指导中国队。”说到这些,张为是自豪的。


从2004年至2010年,中国冰壶队伍成长迅猛,一方面是因为国家十分重视,为冰壶队伍付出很多;另一方面,冰壶项目在当时开始向全国推广,从业余队走向专业队,从专业队走向俱乐部,人群基础相较之前增加了太多。


温哥华冬奥会之后老将退役 青黄不接


“温哥华冬奥会结束之后,第一代运动员退役了,冰壶成绩有所下滑。下滑的原因不单单是因为技术水平的下降,主要是因为我们的后备力量出现问题。王冰玉他们是1981至1986年出生的,他们退役之后,并没有1987至1993这几年出生的运动员补充上来,而这个年龄段的运动员恰恰应该是冰壶队的主力。”人才断档问题,张为很惋惜。


中国运动员是职业化的训练,如果他们成家必然会影响到运动生涯。抽出一部分时间参加训练,能把水平保持住就不错了,更别说提高。没有后续人才补充上来,成绩会下降也是正常。


“现在像巴德鑫、王芮这些优秀冰壶运动员,我在国家队执教就带过他们。他们的水平并不低,差就差在实战经验,毕竟是太年轻了,他们的对手可能有参加过几届冬奥会的,怎么打?”


冰壶队伍日益壮大 冬奥临近


“现在国家对冰壶项目很重视,国家队教练员也有很多外教,大家都在全力备战2022冬奥会。今年7月份,还在全国进行体能、技术测试选拔,壮大团队。北体大的学生可以入选、上海冰壶俱乐部的会员也可以入选,这给冰壶爱好者创造了机会,也给国家队创造了更多可能的机会。”张为说。


在执教国家队期间,张为带领这支队伍获得很多荣誉,对国家队的缺点也了如指掌。张为表示,比赛是体育的灵魂,我们与冰壶强国的差距就在于比赛少。我们的队伍一年下来可能有几十场国际比赛,而很多国家的队伍可能是上百场甚至几百场,我们欠缺竞赛体制。


除了专业冰壶之外,大众冰壶的发展同样处于一个极好的时间段,全国比赛对所有人开放,只要符合年龄,无论水平高低,都可以参赛。再加上冰壶是一个极易上手的项目,就像台球一样,谁都能打,它的大众化发展比以前好太多。


讲座最后,张为表示,如今,中国冰壶队有40多人在一块进行集训,从这40个人当中选择参加北京冬奥会的队伍。我相信在2022年,我们的运动员会取得好成绩。


(文/图:张明飞)


推荐阅读更多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免责条款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