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HL专访昆仑鸿星华裔前锋加雷特·亨特 谈加入体验

来源:中冰雪网

        8月2日,中国冰球联赛在北京迎来首站争夺。昆仑鸿星二队在经过四场比赛争夺后取得了亚军的成绩。首场对阵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比赛之后,俱乐部今年新引入的华裔前锋加雷特·亨特接受KHL官网采访,他讲述了自己的生活点滴以及加入球队后给自己立下的新任务。


600-04.jpg


        “第一次穿上新球衣、为新球队出战、来到一座新城市打球的感觉很棒。看台气氛很热烈,比赛本身也很有趣。很明显,这场比赛我们打得不轻松,因为在这之前我们只经历了普通训练,而且还是不同的组别训练,所以我们在打比赛时需要时间来磨合。美国球员们的配合很默契,他们是一支优秀的、实力强劲的球队”,亨特在采访开始时这样说道。


        问:这场比赛对你来说具有双重特别意义,之前你从来没在大学联赛打过球,而现在你已经是可以当老师的岁数了,还要对阵大学球队。

        答:没错,这很不寻常。我只在青少年联赛时跟这样的小伙子打过比赛。我弟弟在NCAA打过球,我从来没打过。但大家都知道,美国的大学体育是高度职业化的。而且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是很强劲的对手,这场比赛里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一点。


        问:可以说,你正在开启职业生涯新篇章。

        答:有机会为昆仑鸿星出战令我非常兴奋。当然,飞越大洋让我心里有些不安。我在北美联赛打了11年,而现在来到了另一个国家、另一个联盟。这对我来说是全新的体验。


600-03.jpg


        问: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答:我家里有中国血统,球队与我取得了联系。他们邀请我参加夏季训练营,一切进展得很顺利,我就来到了这里。说实话,做出这个决定并不是件困难的事。我很高兴在我的职业生涯中迈出新的一步。但另一方面,对我和我的家人而言,放弃北美的一切、转战KHL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问:在你与球队签约之前,你对KHL了解多少?

        答:说实话,我了解的不多。我只关注了我认识的朋友,比如吉尔伯特·布雷,小时候我们一起打球,长大后在同一支青年球队效力。还有叶劲光和简国辉,我们是在一起长大的,我和叶劲光出生在同一个城市。但总的来说,我对KHL几乎一无所知,现在我才开始了解这个联盟。


600-02.jpg


        问:你的同胞推荐过你加盟万科龙队吗?

        答:我跟简国辉聊过几次,跟叶劲光也聊过。他们在我准备参加训练营前告诉了我一些俱乐部的信息。他们告诉了我在这边打球都有哪些机会。很明显,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我尽了一切努力来争取得到合同。


        问:你是否跟教练组讨论了你在球队中的角色?你是一名硬汉,你的角色在这里会有变化吗?

        答:我会完全听从教练的安排。如果情况需要,我会保护我的队友。我已经习惯了竞争和在冰场上全力付出。我将尽一切努力为球队的共同事业作出贡献。


        问:来到昆仑鸿星应该是你职业生涯最大的挑战吧?

        答:好像是这样的。我非常感激球队经理和主教练给了我机会。我来到这里,是为了打出精彩的冰球、保护我的队友。我为这一切做好了准备。我每天都全力以赴,来帮助球队取得进步。如果达到这些目标需要打斗的话,没问题,这就是我工作的一部分。这并不意味着我会不分青红皂白冲向所有人。但如果有必要,我会毫不犹豫地战斗。


600-01.jpg


        问:在网上可以看到你跟特雷弗·吉利斯、约翰·马拉斯蒂和乔什·格莱顿单挑的视频。他们都是著名的硬汉型球员,都曾在KHL为勇士队效力。他们有没有跟你讲过自己在KHL打球的事情?

        答:我跟特雷弗聊过,他是个很棒的家伙。他非常高兴地回忆起他在俄罗斯打比赛期间的故事,说他在俄罗斯获得了有趣的经验。我没听到任何人对KHL的负面评价,这极大地促使我做出了来到这里的决定。这很有趣:我跟这些球员交手过很多次,他们都打过KHL,现在我来追随他们的脚步了。


        问:你才刚刚来到新球队,但你对球队产生了哪些印象?

        答:我们是一支拥有优秀球员的团结的球队。另外,万科龙队里很多球员都有征战NHL和其它北美联赛的经验。球队很热情、很开放。我在融入球队时没有遇到任何问题。


        问:你是如何适应大冰场的?

        答:我为东海岸联赛的阿拉斯加队效力过两年,那里用的就是大冰场,所以我肯定不会有问题。并且我听说,很多KHL的球队都在转向使用芬兰和北美尺寸的冰场。


600.jpg


        问:冰场尺寸会对你的发挥有影响吗?

        答:我得学会自己适应。在大冰场更难找到身体冲撞的机会,从大冰场回到小冰场,就会有一种幽闭恐惧的感觉。所有东西看起来都很小、很窄,总感觉马上就要撞到板墙了。我说过,我们在阿拉斯加队用的是大冰场,但所有的客场比赛都是在小冰场打的,我们不得不总在适应冰场尺寸。我觉得我在新的队伍也会适应的,球队里有很多经验丰富的球员,他们都在不同的冰场打过比赛。我相信一切都会没问题的。


        问:你在为阿拉斯加队效力时,总会经历漫长的旅程吧。

        答:我对此很淡定。在WHL联赛成长的球员不怕行程超远的客场比赛。我们经常要坐两天的大巴才能到达东部,我觉得漫长的客场旅行已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当然了,如果你在中国生活,并为这里的球队出战,漫长的飞行是不可避免的。这甚至也有好处,坐飞机可以让你更好地了解你的队友,所以我很期待。在任何情况下,这都比在大巴上一天坐12到14个小时更有趣!


        问:你在中国的生活怎么样?

        答:我对中国美食有一点了解,但当我第一次下楼吃早饭时,我还是被各种米饭和面条惊呆了。之前我觉得我已经了解了一切,走遍了全北美,任何地方都很熟悉。但现在我来到了亚洲,从未停止过惊讶和兴奋。这里有这么多人、这么多车!汽车、电动车、自行车……这将是一种全新体验。人们也很外向,任何人都会向你提供帮助。我非常期待我的第一次俄罗斯之行,我还从未去过那里。我现在把眼睛睁得大大的,把每一个新印象都放进我的记忆里。


        问:你给来中国想去看的景点列过清单吗?

        答:我没做过这种清单,我想去的地方太多了,所以我都记在了脑子里。况且在职业生涯里,你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逛景点,几乎没有时间,不是训练就是比赛。退役之后我会在一个地方定居,并开始四处旅游。目前我只去过长城,但这已经很值了。长城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


(文:姜一诺  图:昆仑鸿星提供)

推荐阅读更多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免责条款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