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江——“两会”上的国家冰球教练

来源:中国冰球协会

胡江,1976年出生于黑龙江齐齐哈尔,冰球从业已达30余年,现中国国家冰球集训队教练员。曾于1995年进入齐齐哈尔市一队,1997入选中国国家男子冰球队,2008年转为齐齐哈尔冰球一队教练,2011年进入中国国家男子冰球队教练员行列,并参与到2次中国不同年龄组别世锦赛夺冠升级当中。2018年,胡江成为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并分别在十三届一次、二次会议上,围绕我国冰球发展建言献策、提议发言。


微信图片_20190318122131.jpg


“请问对于您提案调研中所得结论,有何相关建议?”有记者在今年两会采访时问道。


“支持国内知名大学冰球校队及赛事的创立举办,同时带动中小学冰球校队及赛事的发展,实现冰球人才高质量“体教”结合培养。”胡江回答。“希望教育部门出台支持政策、制定规划,体育部门围绕其做专业保障。多方合力、整合资源,共同助力‘健康中国’‘教育强国’和‘体育强国’目标实现。”


这并非胡江第一次在“两会”中建言献策,2018年“两会”时他就围绕业内相关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和建议。多年的冰球运动员及执教经历使得胡江能够深入行业当中,中国冰球向好发展成为了他梦寐以求之事。


1986年,十岁的胡江进入齐齐哈尔市二马路小学冰球校队,开启了他的冰球生涯。经过从少年队到专业梯队的层层历练,十九岁那年,胡江如愿以偿,终于能够代表自己的家乡站在全国赛场上滑行驰骋。


“专业队的训练很苦很累,”胡江说。“而且落后者会被淘汰,都是比着练,一刻也不敢放松。”自律、刻苦、严格,对这六个字的秉承让他的冰球生涯有了质的飞跃。1997年,胡江正式入选中国国家男子冰球队,能够走出国门,站在世界的舞台。


11年为国效力,让胡江与冰球难舍难分。在2008年退役之后,他成为了家乡——那座“中国冰球之都”的教练。在日后执教球队的过程中,他带领球队夺得多次全国冠军。2017年世锦赛男子乙级B组夺冠、2019年世锦赛U20丙组夺冠,从2011年进入国家队教练员行列以来,胡江分别以主教练和助理教练的身份见证了中国冰球的一次次进步。


微信图片_20190318121555.jpg

胡江在冰球场边认真记录


冰球是胡江家乡的名片,这片白色热土数十年来培养了不计其数的冰球运动员,其中很多是子承父业,并将冰球运动继续发扬。“我的儿子也是冰球运动员。”胡江说。“从督促到主动,他现在对这项运动痴迷热爱。”


但当面临儿子在文化课与冰球专项的矛盾抉择时,胡江感到犹豫。正如在此次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他的提案中所述,目前中国冰球还有空白需要填补,亟需寻找长远发展的出路,青少年冰球发展存在空档和拐点。2005年出生的胡文瀚正好处于这一时期。


“现在全国多个领域都在为‘体教’结合培养模式探索出路。”胡江说。“不仅是为了自己的孩子,更是我作为体育业内人士的担当责任。中国冰球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我想在‘两会’这个平台上把现状讲出来,让更多的人重视它、关注它,大家一起解决。”


因多年带队参赛和近年来国家冰球集训队组织赴外集训之由,胡江不仅能够亲眼看到传统冰球强国在训练方面的先进性——“早7晚5,两‘冰’两‘陆’,‘以赛代练’,芬兰集训的日子让队员们有了很大进步,队员们赛时专注度和阅读比赛能力都有所提高,更重要的还有实战经验”;还让他看到了为这些国家源源不断制造新鲜血液的人才培养体系。


据胡江在此次“两会”报告中调查显示,在美国奥运会代表团中,约75%的人参加过全美大学体育联合会组织的大学校队比赛。就邻国日韩的冰球培养体系而言,韩国有5所大学成立冰球校队,皆为韩国名校;日本的“关东大学生冰球联赛”涵盖36所大学,每赛季进行180场比赛,且每年有3至5名大学选手向日本国家队输送。


“体系完备的培养体系是高水平竞技体育人才的造血机器。”胡江认为。“实战为重,它能够为新生选手提供更多的比赛机会,丰富经验,其作用就像我们这段日子在外集训‘以赛代练’一样。”


“但不是照搬照抄,”胡江说。“是借鉴,最终创造出属于中国冰球自有的培养体系出来。”


身处实现“参赛也要出彩”目标的教练胡江,也将视野投入到“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当中。对于如何走出冰球运动曾经的“齐哈佳”模式,胡江希望,在“关内”更多有条件的地区建立标准且非营利性冰球场地,向群众提供公共服务产品。“将冰球推广普及,使人们接触、热爱再到从事。”胡江说。“备战与普及不分家,我将在日后教练工作中继续调研思考,希望能够为此做一些微小的事情。


(文:李奇 图:胡江提供)

推荐阅读更多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免责条款 |联系我们 |诚邀英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