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手机版

安娜·加塞尔——大器晚成的女子单板滑雪难度王

2021-09-25 北京冬奥组委网

都说单板滑雪是年轻人的运动,在职业单板滑雪领域,年轻是最大的资本。


20岁,肖恩·怀特在都灵冬奥会成功登顶,实现了全满贯。20岁,麦克莫里斯在世界极限运动会实现卫冕,被誉为肖恩·怀特的接班人……


被称为世界女子单板滑雪难度天花板的安娜·加塞尔是个例外,20岁时,她才刚刚开始参加单板滑雪比赛。


0.jpg

平昌冬奥会冠军安娜·加塞尔(图源安娜·加塞尔社交媒体)


18岁独自前往美国学习单板滑雪,26岁首夺世界冠军,27岁登顶冬奥会。


虽然安娜大器晚成,但年龄对她来说从来都不是问题。刚刚度过30岁生日的她没有任何改变,依旧喜欢单板滑雪,只要站在雪场上,一切烦恼就不见了。


“只要能够滑雪,那么所有的压力与失败对我来说都不是问题。它对我而言一直是一种解脱的方式。”


18岁开始学单板滑雪,父母只以为是叛逆


安娜出生在奥地利,18岁之前,她过着“标准”的人生,上小学,中学,高中,准备上大学……


一切都按部就班,但渴望自由的她总是想着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


偶然的机会,她接触到了单板滑雪,一下子就被迷住了。雪上的自由和未知,让安娜兴奋不已。


但那个时候,在奥地利,单板滑雪发展远远不如现在,安娜的父母并不知道单板滑雪是什么。


“当我向他们解释的时候,他们完全不知道,也不了解大跳台和坡面障碍技巧是什么。”


所以当安娜告诉爸爸妈妈自己想要成为单板滑雪运动员的时候,爸爸妈妈以为她只是叛逆。


安娜却有自己的想法,“我不知道自己未来会不会成为职业选手,但我想要以这项运动为核心,来规划我未来的生活。”


高中毕业之后,安娜告诉爸爸妈妈想要去美国留学——学习语言。


起初,他们并不同意,爸爸妈妈希望她在奥地利国内上大学,毕业之后找一个安稳的工作。


“我跟他们说,学习一门新的语言,了解新的文化,这对我未来的人生是很有好处的。”


经不起安娜的软磨硬泡,爸爸妈妈最终给了她一年的时间,一年之后,无论如何都要回国上大学。


爸爸妈妈不知道的是,安娜其实是想要去美国学习单板滑雪。


一周六次番茄酱面条


18岁才开始学习滑雪,所有人都觉得“她在干什么?”“她为什么要做这个?”,只有安娜自己相信着。


现在回忆起来,安娜说,那一份相信当中,有一大部分也是因为对于单板滑雪的了解不多。如果是现在的安娜,也会觉得那时候自己的想法是天方夜谭。


凭借着一腔热血,安娜一个人来到了美国。这是她第一次一个人在国外生活,英语不算好,没有朋友,刚到的前两周,很多次,安娜都想回家。


“我是不是应该问问爸妈,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吗?因为他们肯定会帮我回家的。“


单板滑雪成为了她坚持下去的动力。“不管生活有多么糟糕,但是只要穿上雪鞋,一切都不是问题。”


为了学习单板滑雪,安娜省吃俭用,每个月的花销只有400美元。


她找到一个很便宜的住处,晚上基本不出去吃饭,就自己做面条吃,番茄酱面条,她一周至少吃六次。即使是圣诞节,她也没有回家,因为机票钱对于她来说太贵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年时间,安娜的单板滑雪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更重要的是,她认识到了,抛开过去的按部就班,人生还有另外的可能。


在银行打过工,也做过保姆


从美国回来之后,安娜听从父母的安排,上了大学,选择了教育学。虽然那不是她的本意,但她也不在乎。


“反正如果单板滑雪不能成功,我也不知道做什么好。”


放不下单板滑雪,安娜很快就退学了。


那时候,她已经可以在奥地利国内的一些比赛中收获一些成绩,但没有办法靠滑雪养活自己。


爸爸妈妈会资助一部分,她到处打工,做过保姆,也在银行打过工……但安娜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索契冬奥会之前半年,安娜在一次训练中完成了两周偏轴空翻900°,一夜之间,滑雪界沸腾了。


视频发布到网上之后,第二天早上醒来,安娜突然多了两千个粉丝,上百封的短信、邮件和不计其数的点赞。


“只是因为这一个动作,我就从一个完全的圈外人,一个没有人知道的黑马,突然之间变得人尽皆知了。”


赞助很快就找上门来,奥地利当地媒体也报道了,爸爸妈妈看到之后,“他们就觉得:好吧,她真的能做到。她可以成为顶尖选手之一。”


大器晚成的难度王


安娜放弃学业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觉得我是个疯子,甚至包括我的老师。”但突破了女子单板滑雪沉寂许久的难度之后,人们开始渐渐相信安娜可以成为职业运动员。


压力也随之而来,索契冬奥会,安娜被认为是金牌的有力争夺者。预赛,她小组第一成功晋级,却在决赛中出现失误,最终只获得18名。


2017年世锦赛之前,安娜拥有女子单板滑雪最难的难度,但每一次都和冠军擦肩而过。


直到内达华世锦赛,安娜以内转两周偏轴空翻1080°的动作拿下满分,等待8年之后,在26岁时首夺世界冠军。


站在领奖台上,安娜哭了,“我知道自己为此付出过多少努力,而且一切都是靠我自己。”


直到参加冬奥会,安娜都没有自己的教练。从学习单板滑雪开始,她就是跟一起训练的人学习,或者跟朋友一起训练。


在美国,和她一起训练的都是比自己小很多的孩子,他们大多从8岁就开始学习单板滑雪,水平甚至比她还高。


为了提高自己,安娜选择跟水平更高的人一起训练。她的团队里都是男生,“他们水平要比我高一些。所以我可以长期看他们训练,向他们学习。”


世锦赛之后,安娜开启了“统治”模式,两周落成之后就想着去落三周,她又成为史上首个完成三周后空翻的女运动员。


平昌冬奥会,安娜出色地完成了反脚两周偏轴空翻1080°,将冬奥会的金牌收入了囊中。


年龄从来都不是问题


安娜把女子单板滑雪提升到了一个更高的水准。


平昌冬奥会之后,单板滑雪发展迅速。之前她还拥有别人不曾有的难度,但现在,差不多有8个女选手处在很接近的水准了。


“一开始可能会有一点担心吧。但我觉得这种现象是很正常的,对这项运动是件好事,会有更年轻的选手们不断涌现,推动这项运动的发展。”


美国单板滑雪选手吉米·法萨妮是安娜的偶像。


在安娜刚到美国的时候,是法萨妮完成两周后空翻一周年的时候,她们在雪场偶遇,“她觉得我很棒,觉得我很有天赋。”


2年前再次见面,说起这段经历的时候,法萨妮已经不记得了,但对于安娜来说,那时候的鼓励对她来说太重要了。


安娜说,她见证了法萨妮突破两周,而现在年轻的运动员见证着她完成高难度,“现在她们开始做更高难度的动作了。”


但安娜并没有打算停下脚步。刚刚过去的8月,安娜度过了30岁的生日,她说很享受目前所做的事,有自信未来几年还可以继续进步。


“从去年开始,可以说光是1080°已经不够了,为了北京冬奥会,1260°成为了下一个需要突破的难度。这是我接下来两个月需要努力的地方。”


(文:鲁春萍)

推荐阅读更多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免责条款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