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手机版

孙显墀——中国第一代速滑教练 速滑事业引路人

2021-06-29 黑龙江体育局网

  孙显墀,这个名字在中国速滑历史上,赫赫有名。


  他是新中国第一代速度滑冰运动员,创造了中国第一个全国男子速滑1500米纪录;他是中国第一代速滑教练,赴苏联学习先进的速滑技术,结合中国运动员的特点研究出了一套训练方法,培养出世界冠军。毫无疑问,他是中国速滑事业的奠基人和引路人。


U337P912T32D96862F1123DT20210629094407.jpg


  2021年6月的一天,在沈阳的家中,孙显墀讲起了与速滑相伴的70载的岁月。


  对着墙影学滑冰


  中国幅员辽阔,但能在自然条件下,开展冰雪运动的,只有北方四五个省份。


  上个世纪40年代,孙显墀跟随父亲“闯关东”从山东省到了大连市。


  “当时,我父亲是木匠,日本人投降后,他到很多小别墅里做装修活,一次,我看到有一个房子里有一双‘回力球鞋’,40码的,我当时十几岁,穿着大很多,但穿上之后跑步,简直太舒服了,那时候,我就开始热爱上了体育运动。”孙显墀说。


  学习速滑,孙显墀全是自学。


  17岁时,孙显墀看《苏联体育画报》,上面有一张世界冠军滑冰的图片,正在做摆臂动作。


  “当时,我家住3楼,我看着这张图片,每天对着墙上,看着身影,练习摆臂动作。”孙显墀说。


  据孙显墀回忆,每天40多分钟,他就在原地做模仿动作,汗滴到地上,湿一大片,“苦啊!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我就自己默念,汗绝不会白流。”孙显墀说。


  1950年,孙显墀在旧货地摊上,买了自己的第一副冰刀,他每天到冰场滑冰,可大连冬天的结冰期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让滑冰受限。


  1953年,孙显墀用零钱,在当地西岗破烂市上,买了一双四排轱辘板鞋,这让孙显墀高兴坏了,夏天,他也可以练“滑冰”了。


  “每天,我穿着四排轱辘板鞋在大连火车站广场从上往下滑,摔无数次。”孙显墀说,为了减少一些摔跤的痛感,孙显墀让当裁缝的四姐,帮他在裤子的屁股、膝盖处絮上了棉花,“实在摔得太疼了。”孙显墀说。


  就像孙显墀说的,汗不会白流。


  中国第一个速滑1500米纪录创造者


  1953年,中国在哈尔滨市举行了全国首届冰上运动大会。通过比赛选拔,他最终代表东北区,参加此次大赛。


  “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红旗招展,哈尔滨市八区体育场的木头看台特别漂亮。”孙显墀说。


  “当时滑冰的条件还很原始,比赛的冰场,是消防队的喷水车浇的。冰场上画赛道的线是用雪撒的,然后用喷壶往上喷水,让雪冻在冰面上,要不然怕风把雪刮跑了。”孙显墀哈哈笑着说,“太原始了。”


  在男子全能组1500米的比赛中,孙显墀夺冠,他有力地摆臂动作也惊艳了全场。


  2分57秒6!孙显墀创造了中国第一个男子1500米速滑的全国纪录,这件事也改写了他的命运。


  1954年,孙显墀在北京俄语专科学校(现在的北京外国语学院)学习期间,参加了北京市速度滑冰比赛,又以2分56秒6的成绩,刷新了自己创造的全国男子速滑1500米纪录。


2e5a072fe33640c896cd1fc95ef3102e.jpg


  中国第一个赴苏联学速滑的留学生


  上个世纪50年代,冰雪运动逐步发展,国家体委决定以速度滑冰为突破口,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当时,去友好国家“留学”,是提高竞技体育水平的常用方法。


  1954年,中国选派22名学生,赴苏联学习体育专业,22岁的孙显墀是唯一一个到苏联学习速滑专业的留学生。


  在北京学习了一年的俄语后,1954年8月1日,国家在北京前门火车站,举行了非常隆重的仪式,欢送留学生奔赴苏联学习。


  “当时,我们的待遇非常高,国家给我们带了4年的衣服,棉大衣、两套西服、两套中山装、连袜子都带了,坐一列专车去莫斯科,火车每一节车厢的接头处都装满了苹果,一周的行程,我们走了半个月,每到一站都搞联欢”。孙显墀回忆说,但到了苏联,孙显墀就高兴不起了。


  “差距!非常大的差距!”孙显墀一到苏联,就切实地体会到了当时中国和苏联在速滑上的巨大差距。


  孙显墀所去的是莫斯科中央体育学院,这是苏联体育的最高学府。当时,1956年,第七届冬季奥运会在意大利举行,苏联第一次派团参加冬奥会的比赛,便一举夺得奖牌榜的第一名,速度滑冰四个项目的比赛,有三项冠军被苏联运动员夺走,苏联在国际速滑上就是霸主的位置。


  “莫斯科中央体育学院的新生,一入学必须是二级运动员,而我是中国的第一个纪录创造者,连人家的三级运动员水平都没达到,你能想象,那心里得有多大的压力。”孙显墀说。


  想方设法“偷艺”


  在苏联留学近4年,孙显墀专攻速度滑冰。留学期间,他如饥似渴,不断地吸收着各种体育知识,课堂上学理论外,课堂外,他还争取各种机会,学习速滑的训练方法。


  “苏联的速滑水平是世界一流,我特别想看国家队训练。”孙显墀说。国家队训练都是封闭的,一切都是保密的,他就创造各种机会“偷艺”。


  1957年的一天,孙显墀听说苏联国家队在郊外的一个训练场训练,他立即下定决心,要逃学去偷看训练。


  “上大课点名怎么办?我就‘一双小袜子’送上,让班长帮我勾上签到,我就跑出教室,骑上自行车,一路飞驰到训练场外。”孙显墀回忆说。


  训练场外,苏联看门的老大爷又把孙显墀拦下来了,不让他进训练场。孙显墀看训练心切,灵机一动,将身上穿着的一件开襟毛衣脱下来,送给了苏联大爷当“见面礼”,得到了放行。


  “我先是在看台顶上偷着看,看了几回后,胆子就大了,就下到了看台下面离得很近看,还带着相机去拍照,当时的国家队总教练也是给我们上专业课的老师,他不好意思撵我。”孙显墀说。


  在1958年全苏教练员大会上,孙显墀又打探到了消息“不请自来”。当时,参加会议的100多人都是苏联各加盟共和国的知名教练。


  当全苏教练员委员会副主任萨卡罗在现场看到孙显墀时,很惊讶地说:“谢尼尔(留学时,同学们给孙显墀起的爱称),你怎么来了?”


  孙显墀坦诚地说“老师,我再有半年就要毕业了,我想多学一点东西。”萨卡罗赞许地一笑。


  “他一点头,默许了,我太高兴了。”回忆这段历史时,90岁的孙显墀高兴地就像一个孩子,说到激动时,他一拍大腿,脸上满是顽皮和兴奋。


  毕业前的一天,孙显墀去老师办公室,在办公桌上,他看见了500米世界纪录创造者谢尔盖教练安尼康诺夫的论文,他当时眼睛都睁得大大的,“太惊喜了,我告诉自己,要全记在脑子里。”孙显墀说。他如海绵吸水一样,把安尼康诺夫的论文细读了一遍,记住了很多从来不知道的训练内容。


  孙显墀还自己摸到了只有十几个官员与速滑总教练参加的小型内部会议上,在这个小会议上,苏联敲定了本年度国家队的训练计划。


  “这是男女世界速度滑冰冠军的训练计划呀,我简直太高兴了。”孙显墀说,他的好学也让会议负责人默认了他的存在,他坐在一个角落的小板凳上,一动不动地在那聚精会神地听,想将所有的东西都刻进脑子里。


  “我刚留学时,体育水平还不到苏联三级运动员,但当毕业时,我们班里面,有4个国家的留学生,再加上苏联同学,就我最全面,8个运动项目达到了等级运动员水平。”孙显墀说。


  留学的4年,孙显墀心里一直憋着一股劲儿,“中国速滑和苏联这么大的差距,我得拼了命学,我的想法是,我不行,早晚有一天,我培养出来的运动员行,能进世界大赛,能为中华民族扬眉吐气。”孙显墀说。


  3年培养出世界冠军


  在苏联如饥似渴地学习,为孙显墀在3年后培养出世界冠军埋下了伏笔。


  1958年,孙显墀毕业回国,到哈尔滨体育学院任教。在当年举行的全国中学生运动会上,王金玉、罗致焕分别获得中学生运动会的全能冠亚军。


  1960年,黑龙江成立了黑龙江省速度滑冰队,将王金玉和罗致焕分别从哈尔滨队和齐齐哈尔队抽调到了省队。这支新组建的黑龙江省速滑队,其实就是当时的中国国家队,孙显墀28岁,临危受命,担任男队主教练。


  当时,对于毫无成熟训练经验可言的中国来说,孙显墀和早期的速滑队员王金玉、罗致焕的训练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在不断地尝试、不断试错中,蹚出了一条适合中国运动员体质的训练之路。


  “6月份开始训练,8月份,我就把王金玉、罗致焕训练过度了。”孙显墀说。


  孙显墀领着队员们去上游泳训练,上体操馆、单杠、双杠、跳马、打拳击练反应,上举重练力量。“我铺开的面很广,后来提前上冰,那一年是在北安县的‘小北湖’上冰,训练了也就一个来月,又训练过度了。”孙显墀说。


  “着急,作为教练员心里着急啊!没有经验可供借鉴,摸索着的训练量安排得太急。”孙显墀说,从第二年开始,孙显墀进行了调整,凡是觉得不对的地方,全回避,在训练中合理的地方,他就继续保持,延续训练。


  1963年,31岁的孙显墀带领着王金玉、罗致焕到日本的轻井泽参加世界男子速度滑冰锦标赛,罗致焕夺得了世界男子速度滑冰锦标赛1500米的冠军,这是新中国建立后的30年间,中国速滑历史上首个世界冠军。


  从1954年,孙显墀在中国创造了男子速滑1500米全国纪录,到之后赴苏联留学4年,系统学习速滑,再到黑龙江省队拼命地训练了3年,1963年的这枚世锦赛金牌是孙显墀和罗致焕,两代中国速滑人,一直在积蓄力量,准备了很多年,终于如愿的见证。孙显墀将中国速滑水平托举起来,让其登上了世界速滑界的巅峰。


  “我培养出来的运动员,行!在世界大赛上,为中华民族扬眉吐气了。”孙显墀自豪地说。


  中国速滑界的奠基人


  孙显墀执教以后,中国速滑队的成绩提高很快,在国内外重大比赛中,屡获佳绩。1961年的瑞典哥德堡速滑世锦赛上,王金玉取得了全能第8名。锦标赛后,他参加了挪威九国比赛速滑锦标赛,他获得了全能冠军。


  1962年苏联莫斯科速滑世锦赛上,王金玉获得全能第5名。他当年获亚洲最佳运动员奖


  1963年日本轻井泽速滑世锦赛上,罗致焕成为1500米世界冠军。王金玉获得了全能第5名,两个人都打破了速滑全能总分的世界纪录。凯旋时,时任国家体委主任的贺龙亲自为他们接风。


  1964年,第九届冬奥会在奥地利举行,“真要参加,说实在的,中国别说奖牌零的突破,在1964年的奥运会,就有可能是金牌零的突破。”孙显墀说,然而这个可能只能是永远的假设。1958年,中国退出国际奥委会,在此后的20多年里,奥运会的赛场上,没有中国选手。


  第九届冬奥会一年后,王金玉以182.316的优异成绩,赢得了1965年全国男子速滑全能冠军,这个成绩,超过了上一年的世界冠军。


  1966年,中国冬季运动进入漫长的冬天,1月,孙显墀被下放到农村工作,5月,黑龙江省速滑队停训。


  虽然不能训练,但孙显墀一直和他所热爱的速滑事业在一起,他写成了多本速滑训练技术的书,从而推广速滑训练技术。


  在担任速滑教练期间,孙显墀还研制出了MS一502体育综合训练台、平面滑行板和固定自行车,填补了中国速滑训练器材的空白。


  生命不息,热爱不止。


  孙显墀90岁了,他的一生,心系着中国速滑事业,推动着中国速滑事业的发展,鞠躬尽瘁,倾其所有,他是当之无愧地,中国速滑事业的奠基人和引路人。


(文:王妮娜)

推荐阅读更多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免责条款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