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手机版

通过两个意外伤害案例,厘清滑雪场的担责与免责

2021-01-18 中冰雪网

因为疫情,这个滑雪季必然会受到一些影响。 但毕竟一年才有这么一个雪季,在严格做好防疫工作的前提下,走进滑雪场滑场雪仍然是许多滑雪爱好者的选择和挚爱。尤其是在春节前后,滑雪场无疑是这个寒冬里非常有朝气的地方。

    

但是,滑雪运动属于高风险的运动,由此也极有可能导致运动伤害及相关纠纷。滑雪场在严格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时,还要审慎地做好安全保障义务。


为此,滑雪场经营者就有必要搞清楚,一旦意外伤害事件发生,什么情况下滑雪场担责?什么情况下滑雪场免责?


微信图片_20210118145546.jpg


案例① 滑雪场因未尽安全保障义务而担责

    

张某是具有一定技术水平的滑雪发烧友,一日在滑雪时,张某滑着单板,在中高级雪道末端斜行向下滑得优哉游哉,此时,正在她上方的潘某也冲下来。因躲闪不及二人相撞,张某受伤昏迷,事后鉴定已构成九级伤残。随后,张某将潘某和滑雪场一同告上法庭,要求潘某与滑雪场承担伤害赔偿。


法院审理中查明,张某自己斜着往下滑,滑到雪道末端游客汇聚的地方,没有尽到足够的谨慎注意义务;潘某在张某身后,未顾及前方滑雪者的优先权;同时,法院还查明,张某在滑雪过程中未佩戴雪镜与护具等装备,滑雪场作为管理者,没有对进入中高级雪道的滑雪者提供必要的安全防护工具,也没有设置安全员,阻止未戴护具的滑雪者进入中高级雪道。


基于上述事实,法院认为:张某应该承担次要责任;潘某应承担主要责任,滑雪场没有尽到应有的安全保障义务,应当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案例② 滑雪场无过错不担责

  

唐某是初级滑雪水准的滑雪爱好者,在初级道上滑雪时,被同在初级道上滑雪的方某撞至骨折。事后,唐某将方某和滑雪场起诉到法院,要求损害赔偿。


法院审理后认为,唐某被撞倒后:


(1)滑雪场工作人员及时将他送到医务室检查,后转往医院治疗;

(2)在事故区域和事发时间内,滑雪场配备了充足的工作人员,一直不间断地进行安全巡逻;

(3)滑雪场有专业的教练供滑雪者聘请以帮助滑雪者学习和掌握相应的滑雪技巧;

(4)从滑雪场大厅入口到出口均有相应安全提示。鉴于滑雪场在各个环节中都已尽到应尽的安全保障义务,不存在过错或过失。


因此,唐某的合理经济损失由承担事故责任的方某赔偿,雪场无过错,不应承担责任。


对滑雪场而言,除了安全检查、安全提示需要完备之外,技术指导人员(教练)、巡逻救护人员的配备也必须落实到位。


有些初学者,由于滑雪技能较低,又急于上场运动,就更容易发生伤害;还有一些普通级滑雪者,对于保护用的装备不上心,结果一旦发生意外,撞了、摔了,则受伤更重;甚至还有个别的人无视安全警示,违规使用雪具或场内设施,则容易出现意外。诸如此类,都需要滑雪场相关人员随时随地给予引导、纠正、防范,以便防患于未然。


在司法实践中,如果滑雪场在安全检查、安全提示以及人员配备方面存在漏洞,如雪道表面裸露土石等异物清理不及时、滑雪器材存在破损、安全提示方式和位置不合理、对违反安全须知的行为不予制止、缺乏巡逻救护人员等,往往都会被认定存在安全瑕疵,也就难以避免相应的赔偿责任。


法律对于【滑雪场的安全保障义务】规定是什么?


《民法典》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条:


宾馆、商场、银行、车站、机场、体育场馆、娱乐场所等经营场所、公共场所的经营者、管理者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条 :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辅助器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


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本文原载于中华文化促进会冰雪产业与文化工作委员会微信公众号“文促会冰雪产业联盟  ”

推荐阅读更多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免责条款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