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手机版

坂本花织——笑颜花滑女神2022想站上领奖台

2021-01-08 北京冬奥组委网

“2年来第一次登上领奖台,而且入选了世锦赛,真的很高兴!”


继2010-21赛季花样滑冰大奖赛日本站夺冠之后,坂本花织又在全日锦标赛获得亚军,拿到了2021花样滑冰世锦赛的入场券。


自2017年以黑马的姿态闯入人们的视线,坂本花织已逐渐成为近几年日本花样滑冰不可缺少的名字。


151244686.jpg


四年时间,她从追赶顶尖花滑运动员的那个小将,成为了被追赶的存在。但她依旧经常笑着,“没有什么比在冰上更开心的”。


01.黑马


坂本花织出生于日本兵库县,因为看了晨间剧《晴朗家族》后对滑冰产生兴趣,4岁开始学习花样滑冰。


过了“快乐开始”的阶段,在明确自己想要真正成为职业花样滑冰选手之后,坂本花织从12岁开始几乎没有休息过。赛季中每天要练习5,6个小时,休赛的时候每天大概3小时,除了新年一天之外没有休息。


2016年参加冬青奥会,16岁的坂本花织第一次有了想要参加奥运会的想法。“没能按照想象发挥出应有的水平,于是产生了‘想在真正的冬奥会上雪耻’的想法。”


那时候很多花滑界的人士并不认为她有很大的胜算。


直到2017-2018赛季,坂本花织在十一月份举行的大奖赛美国站的比赛取得银牌。一个月后,在全日锦标赛上再次夺银,并凭此争取到了日本奥运代表队参加平昌冬奥会花样滑冰女单项目两个名额中的一个。


这是她的第一个成年组赛季,她在一整年里发挥稳定,先是从日本女单的激烈竞争中突出重围,获得了奥运会的出场资格,又在四大洲赛夺冠,并在平昌冬奥会取得了第六名的成绩。


151244687.jpg


第一次站上奥运会的舞台,本来以为和世界大赛一样,结果氛围完全不一样,坂本花织紧张得能听到心跳声,脚也动不了。


但她有自己独特的缓解压力的方法——折纸。她学习折纸比花滑还要早,2岁左右就开始了,用彩纸折书包,折蛋糕,做的相当认真。平昌冬奥会,坂本花织带了300张折纸,折了50多张,但紧张还是没有缓解。


第六名,很多人都说是很好的成绩,但坂本花织却觉得有些遗憾。目标是“一只手能数过来”的名次,“想想自己那个时候的状态,果然只能是第六名呀。”


平昌冬奥会之后的那个赛季,虽然经历了起伏,但她却收获了很多第一次:第一次进入了大奖赛总决赛、第一次参加世锦赛、第一次获得全日锦标赛成年组的冠军,并且第一次参加了世团赛。


尤其是在全日比赛中,她力抗宫原知子、樋口新叶等一众强势女单,又压制了总决赛新科冠军纪平梨花,摘下了全日赛的冠军头衔。


黑马坂本花织就这样闯入了人们的视线中,一步步稳定了下来。


02.“做一个18岁的小孩太难啦”


赛场内,坂本花织如风暴般闯入花滑界。赛场外,开朗的她还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中野园子教练说:“你这样看起来像蛋糕店的兼职服务员。”


坂本花织就学起了服务员:“今天的蛋糕打折大甩卖啦!”


中野园子教练:“够了,快停下来!”


每次见到坂本花织,总会让人想着跟她一起笑,因为她总是笑着,很有感染力,也经常逗笑别人。有时候,中野园子教练会打断她,为了让她保持平稳的心态。


151244688.jpg


中野园子是坂本花织的教练,陪伴她已经有15个年头了。中野园子教练一直很严厉,坂本花织也无所畏惧,但吃是她跨不过去的坎。


坂本花织是容易长胖的体质,这对喜欢吃,尤其喜欢吃甜食的她来说可谓是“灾难”。


青年组的时候,为了对抗发育期,吃最喜欢的咖喱饭却不让吃其中的米饭,只能吃酱汁。这对她来说“实在是太难了。”


平昌冬奥会结束之后,她一下子没有了压力,也不怎么控制。体重一下子就上来了,跳起来膝盖脚踝都会痛。


那个赛季伊始,坂本花织连续两站比赛发挥失常,她的得分比最好的时候差了超过三十分,这个人们眼中的乐观女孩在赛后采访中哭了很久。


失利之后,中野园子教练安排了“更加艰苦的训练”,在那年新年,因为要控制体重,坂本花织甚至没有吃自己喜欢的蛋糕。“平时我都会吃,但是今年没有,做一个18岁的小孩真的太难啦。”


2020年花滑大奖赛日本站夺冠之后,中野教练特许她可以随便吃自己喜欢的东西。坂本花织开心的像个孩子,“我吃了很多,肉,肉,肉,还有一点海鲜,感觉疲劳感都消失了。”


2020年春天,坂本花织开始独自生活,只要有时间就会自己做饭,计算着卡路里来吃。“反正退役了什么时候都能吃,在那之前就(需要)忍耐住。”


03.其他选手在做花滑,而我是在做运动


“你的脸为什么看起来那样,面部表情是表演的一部分,所以你要向裁判展示出来。”


编舞师总是会很严厉的训斥坂本花织,花滑是力与美的结合,但她在做跳跃的时候,总是紧咬牙齿,睁大双眼,展现出来的只有力量感。


成熟的表现力一直是坂本花织渴望的。“其他的选手都在做‘花样滑冰’,而我只是在做运动。”


她从初一开始学习芭蕾,渐渐学会了如何使用手臂,也练各种类型的舞蹈,从舒缓的到刺激的。不单单是注重自己的表演,她也会去看音乐剧和芭蕾,研究什么姿势怎么表现会比较美。


平常就会非常注意手指、表情等等的细节。这几年,她的节目内容分(音乐艺术表现)依旧不高,“虽然还是很苦恼,不过已经比以前好很多了。”


步入成年组之后,四年仿佛眨眼之间,四年前坂本花织是作为新人追赶的那一个,但是现在已经成为了被追赶的那一个。随着俄罗斯“三小只”的崛起,花滑女单逐渐进入四周时代。


身高只有158厘米,但跳跃一直都是坂本花织的优势。她一直对自己跳跃的高度和稳定性很自信,但是上四周之后也只能努力训练追赶。


2019至2020赛季,在为数不多的公开练习视频中,坂本花织总是带着微笑,摔倒,苦笑着爬起来继续练习。


“把4T(后外点冰四周跳)写出来很容易,但是你可以试试一次又一次地助滑,起跳,然后重复这条路线再来一遍。”


看着俱乐部里比自己小很多的选手,坂本花织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大人了。时代催人焦虑,不上高难度不行。但那个赛季,坂本花织惨淡收场。为了追求跳跃难度,她有些迷失了自己。


2020年全日锦标赛,纪平梨花成功落冰萨霍夫四周跳拿下冠军宝座,作为亚军的坂本花织并没有不甘心。


她说要在做好目前能做的基础上再做加法,“虽然不做四周跳就赢不了,但是如果只想着四周跳的话,就会像去年那样迷失了自己。”


中野园子教练说坂本花织在训练的时候也有练习四周,但现在还没有到可以在赛场展现的时候。


04.结语


在2020年年初坂本花织有一个半月不能上冰,当时感觉每一天都好漫长。不过当能上冰之后,她又觉得时间过得飞快。


回到冰场之后,坂本花织更加感受到了冰场的珍贵。以前训练都要教练监督,现在她会主动去冰场训练。那个说着“做一个18岁小孩太难了”的小孩在慢慢长大。


北京冬奥会,坂本花织的首要目标是获得参赛资格,“如果能够参加,就想要站上领奖台。”


(文:鲁春萍 图:国际滑冰联盟)

推荐阅读更多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免责条款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