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手机版

专访克莱因:一名女性冰球器械师的光荣与梦想

2020-11-23 中冰雪网

常常关注万科阳光队球赛的老球迷们,对这个活跃在替补席、为队员们整理装备的女孩都会有印象。她是斯蒂芬妮-克莱因,我们队里的器械经理。自2017年加入万科阳光队,她随队南征北战高达三百多场,并在去年与女冰将士们共同享有了WHL总冠军的荣誉。


近日里,默默无闻为球队奉献的克莱因,在她热爱的冰球运动领域里创造了一项历史:她成为了第一位世界男子顶级冰球职业联赛赛事的女性冰球器械师!


微信图片_20201123100838.jpg


在本月昆仑鸿星万科龙队对阵鱼雷的比赛中,由于万科龙队内器械师德米特里-萨弗诺夫因病告假,斯蒂芬妮-克莱因临时从万科阳光队被征调,代其出任器械师随队出战。这创造了在世界男子顶级冰球职业联赛中首次引进女性器械师的历史。


赛前,昆仑鸿星万科龙队即在官方社交平台宣布了这一消息;赛后,克莱因本人在推特上分享了自己难抑激动的感受,球队里的老伙伴卡彭特也为她点赞:克莱因,你是我见过最努力的器械经理和最好的人!


微信图片_20201123100841.jpg


成为媒体重点关注对象的克莱因,日前接受记者采访,回忆了自己是如何爱上器械经理这份工作的,以及和昆仑鸿星结缘的经历。


问:克莱因,你是怎么对冰球装备产生兴趣的呢?

答:我妈妈是多伦多加拿大航空中心(NHL枫叶队主场)铂金包厢的一名服务员,我经常去那里找她,她负责的包厢就在枫叶队出场通道的旁边。


我一直很喜欢装备,小时候打冰球时,我想当一名守门员,对守门员的护腿板和头盔十分痴迷。十分奇怪的是,我被球员们用的球杆吸引了,我一直很喜欢阿列克谢-科瓦廖夫的Warrior牌AK-27型球杆,我觉得这是一切的开始。


微信图片_20201123100845.jpg

克莱因儿时的照片


我一直想成为球队的一员,最终我有幸成为了一名不错的球队三门。但是过了一段时间我意识到,如果我不能如愿以偿站在冰场上比赛,那我就想在更衣室里帮助球队。于是,我创办了一个专业查询冰球装备的网站,或许现在还有很多球员会用它查球杆资料。

 

问:近年来你在男队和女队中都有工作,你第一次同男队合作的是怎样的?

答:当时,我为一支大学女队工作,一天,与我们共同使用冰场的男队教练找到我,问我能不能帮他们处理几次装备。逐渐我就开始为两支球队工作,但全职工作仍然在女队。工作量当然很大,但我喜欢这一切。大学女队的主教练里克·奥斯本帮助我完成了这一高强度工作时期的过渡。


微信图片_20201123100849.jpg

在大学校队工作时期的克莱因


问:最初在男队工作的日子里,你有没有过尴尬?

答:这其实是很有趣的。如果他们不在乎我在他们的更衣室里,那么我对此也不在乎。他们知道我在这里是为了工作,也知道这项工作需要拜访更衣室。冰球的世界很小,球员们也在相互交流。如果有人问朋友“她怎么样?”,滚雪球效应就显现出来了。“克莱因很棒,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会爱上她的。”这一切都令人放松。


微信图片_20201123100852.jpg


问:男女队的工作有什么不同?

答:工作本身是一样的,本该也是这样,但男球员的要求更高,他们对自己的冰鞋和球杆有近乎疯狂的执念,不拘泥于对你提出任何要求,女球员在这方面则比较拘谨。我对小伙子们没有冒犯的意思!但无论是青年冰球还是职业冰球,男孩子们在整个职业生涯中都被器械师宠坏了。

 

问:你是怎么来到中国的?

答:我在多伦多办了个男冰训练营,当时昆仑鸿星队的主教练是迈克-基南,他们在另一片冰场办了个女冰训练营。杰夫-波特把我带到了那边,跟我说他们想和我聊聊。我就这样遇到了墨菲教练,没有意识到那实际上是一次面试。他们邀请我加入他们的队伍,我就这样来到了万科阳光队。


微信图片_20201123100855.jpg


问:你在职业生涯中听到过的最奇怪的要求是什么?

答:大学校队里有个人管我要果冻,而且他就要一个。两节比赛之间球员会感到疲倦,有时会想吃甜食。他管我要了一个果冻,比赛进入了加时。最后我们赢了这场比赛,在这之后我就不得不在每场比赛里都给他果冻吃了。

 

问:谁是昆仑鸿星队里最迷信的人?

答:这是我和昆仑鸿星后卫洛夫奎斯特合作的第一场比赛,我经常给他换球杆!他一直在跟我说给他换根球杆。第三节当我们进球时,他又要求了一次换球杆,可等进球被取消了,他让我把球杆再给他换回来。


微信图片_20201123100858.jpg


问:球队庆祝你在KHL的首次亮相了吗?

答:很难庆祝,因为我们输了这场比赛,而且我们是大比分落败,当时只想尽快离开球场。赛前球员们说:“你跟我们在一起真是太酷了,我们很高兴自己能成为这件事的一份子。”比赛结束后,邦德拉把这张具有特殊意义的比赛记录表给了我,我完全没想到这一点。他说:“对不起,我们没有赢下比赛。希望这能帮助你记住这一刻。”


问:您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成为KHL第一名女性工作人员这件事的重要性的?

答:作为一名服务人员,我可以说,如果你没有被大家注意到的话,那这一天就是成功的。我还没有彻底意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比赛后我一看手机,都不知道要如何处理那么多消息!收到来自世界各地那么多人的消息真是太开心了。我只是希望这种事情会继续下去,成为一种常态化,而且不再那么特别。


微信图片_20201123100901.jpg


(文/图:昆宏)

推荐阅读更多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免责条款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