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手机版

羽生结弦——花滑白鹤少年的冬奥会卫冕之路

2018-03-12 中冰雪

600-01.jpg

夺冠之后享受胜利喜悦的羽生结弦 平昌 2018


       2018年的2月17日,全世界都神魂颠倒于这位23岁的少年。在平昌冬奥会的花样滑冰男单战场上,羽生结弦傲然绝尘,继索契冬奥会夺冠四年之后,重返光辉王座。


 问鼎平昌

        对于花滑界来说,羽生就是那个冰上宙斯最为宠溺的命运之眷,这点毋庸置疑。自由滑比赛结束之后,他回到kiss&cry区,最先向等待已久的陪练教练深鞠一躬,在结果宣布的那一刻,他释然地绽开了煦日般的笑容,和着喜极而泣的泪水,像个孩子一样单纯的快乐。


       曾经四年前,加拿大选手陈伟群领跑了整个索契冬奥赛季,却在终点被羽生“挤”下神坛,那时的人们还未想到,这个随着冬奥会冉冉升起的明星,会打破体育竞技界后生可畏的残酷规则,将平昌冬奥赛季领跑到底,锻造出属于花样滑冰新的历史。


       经此一役,他站在世界顶点,尽是人面桃花,春风得意。但这群雄纷起、硝烟暗漫的一役,对他来说,本连登场都勉强。


       时间回溯到2017年11月初,在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日本站的公开训练中,羽生在勾手四周跳落冰时意外摔倒,右脚踝严重受伤,随后宣布退出该赛季直至冬奥会之前的所有比赛,连续一个季度,本该快马加鞭备战冬奥的他甚至无法踏足冰场,直到开赛前夕仍无法做四周跳,种种迹象使得无数冰迷担心他是否会因伤病耽误,无问平昌。


       而2月16日的花滑男单短节目赛场上,他的如约而至,给了一切疑问一个坚定的答案。将近四个月未出现在冰场,人们没法去赌这位年轻选手究竟会在2018年首战中呈现出怎样的状态,直至万籁无声的赛场上落下肖邦《叙事曲作品1第23号》的第一声重音,静立冰面上的羽生翩然若游鸿,用双手拨开周身凝固的空气,像一只白鹤般投入了纯白色的天空。冰刀划过冰面留下清脆的破碎之音,他优雅的滑行就像一场温柔的侵略,饱含悲切的情思。


       在他的第一个后内结环四周跳(4S)稳稳落冰的瞬间,人们的心也堪堪落地了。钢琴曲缓缓上升,随着他的节奏扬起,时而低沉凝重,时而又过渡到大珠小珠落玉盘般的急促,惊为天人的内外刃大一字, goe加满的阿克塞尔三周跳(3A),完成质量超高的后外点冰四周跳接举手三周跳(4T+3T),接着疾风暴雨般激烈的连续步,在短短的2分50秒里,所有要素全clean的羽生结弦,直至最后一个音符停止,才微微颔首,扬起他刀锋般战士的眼神,将沉醉在节目史诗氛围中的观众们拉回现实世界。


       短节目拿下了111.68的高分,羽生顶住了伤病与舆论的压力,无声地宣告他依然完美。


600.jpg


伤痛困扰

       确认羽生夺冠之后,他的加拿大教练Brian Orser在接受采访时首次披露,这位两届奥运冠军是在止痛药的帮助下完成平昌——他四个月来第一场比赛的表演的。

 

       花样滑冰运动员们需要从5、6岁起就能够在冰场上稳稳站立,并被迫选择将这之后的青春时光尽数呈奉给清冷的冰场、浑身的淤青、无数次跳跃,以及无数次爬起。度过这样一段疼痛又乏味的小半生,对于许多凡人来说已经称得上是壮举。


       集万丈光芒于一身的羽生,也并没有走上什么区别于常人的捷径。从小患有哮喘的他,站在寒冷的冰面上,每一次深呼吸都要承受其他选手身体深处并无法感知的灼痛,。11岁时,当地电视台来访羽生所在的训练场,小男孩面对镜头毫不怯场,笑着说出自己的目标:剑指2014年奥运金牌。


     “神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坎坷前行

       15岁,羽生结弦训练的仙台冰场在地震中被毁,小小少年背负着重振家乡的野望,在一年内奔赴全国各地,边借助外地冰场训练,边投身逾60场商演,为家乡赈灾与冰场重建筹措资金。在避难所接受采访时,他眼角犹噙泪,明明亲人与乡民们还在地震的余韵中苦苦挣扎,自己却不得不逃离这份苦痛,去为治愈大家的苦痛而奔走。微微阖眼的少年脸庞看上去如润玉般皎洁,却又充斥着直面风暴时的决绝。


      17岁,为了在升入竞争激烈的成年组之后获得一席之地,羽生平日练习四周跳的频率达到了一分钟一次,成功的概率是:在经历一个小时精疲力竭的跳跃后,他很有可能才跳出完整的一次。


      19岁,在2014年花样滑冰大奖赛上海站上,赛前热身中的羽生与中国选手闫涵意外相撞,下颚与额头都被冰刀划出血流如注的伤口,被搀扶到场边进行了紧急护理之后,裹着纱布的他问候完闫涵的状况,便径直返场,面对教练的担忧,他眼神坚定,一边滑向冰场,一边吼着:“跳!”


      “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冰场上”,怀抱这样的信念,四肢已经失去了支撑的重力,但他仍然在比赛中一次次起跳又摔倒,只为争取在空中足周的基础分,本就支离破碎的身躯被自己一次又一次重重砸向地面,那时的羽生结弦,大概痛到钻心,却仍凭本能跳完全程,并摘下银牌。


一往无前

      教练Orser曾这样评价他的学生,“我接触这项运动这么久,从来没有见过像他这样的运动员。他就像来自另一个星球。他不停地推动着这项运动向前。”


       对于全世界冰迷来说,在百年花滑的历史卷轴上,属于亚古丁、普鲁申科等元老的黄金时代永无人可撼,而羽生结弦的横空出世,竟重新定义了花样滑冰在世人心中的模样。他身姿如松,容颜如玉,优美的滑行、有力的跳跃,以及令人窒息的艺术感染力,都是足以令他登顶的纯洁的暴力,但世人为他折服,最是为那颗钻石般坚硬又闪耀的心。

 

       每个人都曾拥有过的初心,大多沉眠于得过且过的人生深处,无疾而终。有那么一刻,看着面前这位谦虚笑着的23岁少年,在感受到他的美与力量之外,我第一次猛然地感受到抱歉与惭愧。对于平凡世界来说,陷入对天神的爱只肖一个照面,只有极少数人能够获取来自天神的爱,以百分的勇气与万分的磨砺为代价,甚至于献出自己的灵魂。


       正如教练Orser所说 “我认为一切所能传达出的最伟大的信息是(羽生的蝉联)可以成为这个世界上很多人,不光光是运动员,还有那些努力奋斗的人克服困难的精神鼓舞。”羽生结弦存在,以战胜自己,以鼓舞他人,上帝造物,有灵且美。

 

       在另一部以世界花样滑冰舞台为背景的动画作品《Yuri on ice》中,主角胜生勇利甫一开头就跌落在职业生涯的谷底,在与教练相互扶持的过程中,他静谧坚忍地顽强生长,直至终于站在大奖赛领奖台上,超越了曾经的世界纪录,最后的最后,他朝陪伴至今的教练也是自己最崇敬的花滑选手跑去,心中用这句话来感激一直以来的艰难岁月:“一个人如果没有怀揣过大的梦想,就无法到达向往的地方。”


       他们的经历也许不尽相同,但我们所知道的是,这些用一往无前的真心坚持谱写出的故事,将流传于世,永远不会完结。 

(淮南)


推荐阅读更多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免责条款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