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手机版

深圳万科阳光开普勒:感恩这一生难忘的夺冠旅程

2020-03-29 中冰雪网

微信图片_20200329101500.jpg

克劳迪娅·开普勒在3月11日万科阳光队夺冠后捧起奖杯


深圳昆仑鸿星万科阳光队的4号队员、来自美国威斯康星州维罗纳的前威斯康星大学女子冰球队队长克劳迪娅·开普勒发现自我隔离是一个自我反思的良机。


与外界隔绝让开普勒有了回忆的机会,刚刚结束的一段不可思议的经历刚好可以让她细细品味。


新冠肺炎曾经追赶过开普勒和她所在的万科阳光队,她们只能从深圳开始一段漫长的异国漂流。


在半个月多前捧起WHL冠军奖杯后,开普勒没有返回深圳,而是回到了威斯康星州,她正在采取隔离措施,当然还不能和朋友们分享夺冠的喜悦。


“当你很久没有见到朋友们,你回来之后想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和他们吃个饭,”开普勒说。“但是现在你见不到他们。”


当然,她乐观地表示早晚会见到他们的。到那时,开普勒会给他们分享下面这个特别的故事。

 

这个机会太神奇了


开普勒在决定转入威斯康星大学之前,为俄亥俄州立大学效力了三个赛季。因为西部大学冰球协会关于学校间转校的规定,2016/17赛季开普勒只能作壁上观。2017/18赛季开始后,开普勒一场比赛都没打就成了威斯康星校队的队长之一。那个赛季,她打入22粒进球,随后开普勒和瑞典的一家俱乐部签订了一年的合约。


2019/20赛季,开普勒本来想参加北美职业女子冰球运动员协会发起的抵制活动,但是她突然接到了一通电话。这通电话来自Peter Elander,他曾经帮助开普勒进入瑞典联赛打球,现在他给开普勒介绍了一个来自中国球队的机会。


“我的第一反应是拒绝,”开普勒说。“我刚从瑞典回来,而且已经找到工作了。我决定考虑三天。我越考虑就越觉得这是个难得的机会,我如果拒绝就太傻了。”


开普勒和前北达科他大学教练布莱恩·伊达尔斯基取得了联系,伊达尔斯基现在成了万科阳光的教练。不到五天,开普勒就打好行李上路了。


万科阳光队曾经是加拿大女子冰球联赛CWHL的队伍,但是去年三月这个联盟宣布停摆,万科阳光转而加入俄罗斯女子冰球联赛WHL。


“我还很年轻,家里也没有什么牵绊,所以我应该抓住这个机会,”24岁的开普勒说。“我决定干就完了。”

 

微信图片_20200329101511.jpg


我们差一点没能赶上联赛


对开普勒和她的队友来说,这个赛季的前半程是在深圳、北京和俄罗斯三个地方完成的。


当她们结束了圣诞假期后,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担忧开始在中国国内蔓延。在1月末的春节假期之前,俱乐部让球员们尽快打包,准备开始长达6个星期的客场赛程,因为球队要紧急在圣彼得堡集结了。


“可以确定的是,如果不是教练组、球队经理和俱乐部管理层的迅速决策,我们可能就赶不上联赛了,”开普勒说。

 

本来,开普勒正在为和父母去泰国的旅行准备了两个球包的行李。但是,在离开之前,她已经注意到情况开始不对劲了。


“从前街上全是人,但是现在几乎是空城了,”开普勒回忆道。

 

难忘的经历


只能在俄罗斯完成赛季剩余比赛的万科阳光在还没有踏上冰面的时候就遭遇了重重困难。


队内的北美球员本来就远离家乡,现在又要面临俄罗斯的文化差异。而中国球员们因为要离开当时被疫情困在家里的父母,有些球员的父母年纪已经很大了,她们担心父母能不能照顾好自己。


“经历这些对我们真是一种磨难,尤其我们已经很疲惫了,”开普勒说。“赛季已经快结束了。我们却要应付疫情造成的困难,只能住在酒店里。”


万科阳光在原本可以进行三场的半决赛里连续赢了两场,干净利落的进入了决赛。队伍随后来到乌法,准备和乌法队进行五场三胜制的总决赛,而常规赛两队的四次碰面,乌法队赢了三场。


但是万科阳光队在总决赛连赢三场,在3月11日赢下最后一场比赛成功捧杯。


“能拿到冠军,在总决赛横扫对手真是太棒了,”开普勒说。“我们经历了这么多困难,但是我们挺过来了,因为我们心里有一个更大的使命。”

 

我庆幸自己的选择


开普勒只有一天的时间和队友庆祝冠军,然后她就踏上了30个小时的回家路——从乌法,到莫斯科,到纽约和芝加哥,最后回到威斯康星。


然后她回到北威斯康星父母的家中开始了自我隔离。


“能回到家里度过一段安静平和的时间对我是有好处的,”开普勒说。“隔离和疫情结束后,一切又会回归正轨,我就能见到朋友们了。”


“这是一生难得的经历,我对这次机会充满感恩,因为我不但能打冰球,还能用它养活自己,这对女子冰球运动员是很难的,”开普勒说。“我可以四处旅行,去一些我以前根本想不到自己会去的地方。总的来说,虽然这个赛季很不容易,但是仍是一段美好的经历,我很庆幸自己当时的选择。”


(文:方宇 图:万阳)


推荐阅读更多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免责条款 |联系我们